止水家的蛐蛐儿

热衷画画,想要看很多的书,喜好超级多,自尊心有点儿强。目前蹲在止鼬/鼬止坑,偏爱止水♡

止鼬场合的六一儿童节!!!!!
@穿龙薯蓣 一起摸的!!!我是前篇!!!

——————

“小鼬!”
“??”
“六一快乐,小鼬。这是礼物哦?”
“止水,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不用每年都送我儿·童·节·礼·物的。”

这么说着却还是伸手去拿止水的卷轴,小鼬真不坦率呀。

——————
太久没摸鱼了画工退步好多好多!!!
大概就止水送了小鼬一个超——大的三色丸子抱枕!!

这次稍微找到了画止水的感觉嗷。特别是头发…是最棒的一次了。_(:з」∠)_今后也要继续努力呀。

对不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改图实在是太爽了!!!!
#然后止水就去别他岳父了#

就是摸鱼,囤黑历史的地方。_(:з」∠)_水哥头发好难画哦我努力了

嗨呀…

就是碎碎念…。

大概以后这个账号会变成鱼塘…。随便摸鱼随便画画,囤一囤黑历史,不打tag…。

【峯秀】《牢笼》番外part1——3

Pait 1

隔着一张棕色办公桌,我看到了我们之间的差距

——真是不甘心啊,被这么个东西阻碍了。

Part 2

就在浅野学秀隔着父亲的办公桌将学生会的报告交上去的瞬间,他突然的,看到了自己与父亲间的距离——一张办公桌的宽度。

可事实却并不如此,学秀是与学峯最亲近的人,是堪称靠这位支配者最为近的人,可学秀却并不知道关于自己父亲的很多事情——他甚至不知道父亲的过去,不知道自己的父亲的教育理念的核心。

在文件被理事长握住时,学秀抬起头,用他好看的紫色眸子细细的看着眼前的父亲——这位最陌生的亲人。

细细碎碎的棕色发丝静静的垂着,没有半点散乱的痕迹;微微皱起的眉头总带给人严肃的气息;紫红色的瞳孔里带着猎人意味的尖锐;肤色因长期的熬夜而显得惨白;鼻梁高挺薄唇微抿,只是唇角那么勾了勾,就能将笑容渗入人心——在无数个日日夜夜,学秀总是被自己身上带着掠夺气息的父亲蛊惑。

可是,他们之间还是有着距离——即便只是一张普通的办公桌。

“想要...触碰父亲...”

带着这样的想法,鬼使神差的,学秀绕过了桌子,笔直的站在学峯的面前,他们之间的距离缩短了,的确缩短了。

当他看着父亲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时,不自觉的弯了弯眉,却没有笑出来。

右手,正被父亲紧紧地抓住。

Part 3

学秀是知道的,关于自己的情感,不论是对作为父亲的学峯还是作为教师的理事长的感情,学秀都明白的一清二楚:那种对父亲的憧憬从儿时开始便已扭曲,像是没有长好的小树苗,等到主人发现不对劲时只有两个选择

——只能全部留下,或者全部斩去。

浅野学秀有着王一样的骄傲,他骨子里的不屈指导了他的选择,而父子俩的相像度早已预示了两人这段禁忌恋的结局。
而现在,父亲就在那里。

“时机到了。”

他想着,便将手搭在父亲的肩上,俯身将唇瓣印在学峯微启的薄唇之上。

下一秒,他被自己的父亲压在办公桌上。

来这里原创一下,怀抱着对峯秀的爱意!!!!!建了一个峯秀向的群!!不知道有没有人想来!!!!我跟你们说!!!!我有粮食!!!P站、推特和Facebook我可以上!!!!!!!!!!!!!!!!!!太太们快来快来快来!!!!!!!

欢迎加入峯秀粮食互喂地,群号码:569498428

评论里可以直接复制群号码!

【峯秀】牢笼(Part4

Part4

【啪。】
一叠厚重的资料被浅野学峯用不小的力度摔在桌子上,即便是带着公式化的笑容,声音中的怒意却是十分十分清晰的。

【上原老师,】
低哑的嗓音带有不可抗拒的力量,浅野学峯总是给人一种不得不服从他的压迫感。

【您能解释下,这份资料中的事实吗?】
面对脸色阴沉的浅野学峯,上原梓止不住的颤抖着,她没办法与这个男人抗衡。她,根本不具备这个资格。

没办法让物品自动认主人的话,那就干脆对竞争的人下手,这又不是竞技场,何来对与错之分?只要是不违背社会规则的手段,都是正确的方法。

办公室外,橙色发丝之下,紫色的眼眸中盛满愉悦,他勾起唇角,听到意料之中的话语后倚着墙壁,安静的等待败者的离席。

【吱呀——】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在学秀的注视下,作为败者的上原梓黯然离开,对着败军不着痕迹的讥讽一番后,学秀向办公室里的那个男人望去。

办公室得天独厚的位置总是使室内看起来很阴森,那个男人就这么隐藏在黑暗之中,紫红色双眸闪出狩猎者的光芒,每每都是学秀有种自己是猎物的错觉
——也许不是错觉呢?
学秀弯起眉眼露出笑容,然后缓缓走向那个男人。

一手曳住父亲的领带将人拉向自己,一手摁住人肩膀附身轻啄,当腰部被人的大手抚摸呼吸也有些凌乱的时候,他听见学峯发出一丝轻嘁声,结束了久违的亲热后他用舌尖扫过父亲的唇瓣,衔住下唇瓣的同时又幽幽的看着对方

【您是我的,只是我的。】

上午十二点,正是一天当中高温的开始时间,而椚丘中学此刻已经放学,校内静谧。然而四小时前,在清晨的铃声中,椚丘却是炸开了锅。

【诶诶?!你听说了吗?那个A班国文老师的事情!!】
【你是说那个主题贴?我昨晚看到了啊!】
【真没想到啊,上原老师曾经在酒吧打工的…】
【…服务生吗?】
【…不,是三陪女。】
【…】

【啊,到处都在说啊…】
渚捏着书包带子眼皮微微合拢无奈之极,而一旁的赤羽业悠哉悠哉的咬着吸管吸溜着,甜腻的草莓牛奶顺着食道滑入胃部,赤羽业满足的喟叹一番,将牛奶盒子扔进垃圾桶后,他两手插进裤袋闭眸昂首,用轻佻的声音不慌不忙的开口

【怎么看都是那个人干的吧。】
【啊??业君知道些什么吗?】
【比渚君知道的更多一些呢。怎么?想知道吗?那么接下来的一星期内,我的便当就交给渚君了。不说话我当你同意了哦?】
【…喂!】

椚丘中学的网站中,只有特定的人有管理校内论坛的权利,作为椚丘之父的理事长自然不在话下,另一位握有这种权利的则是作为椚丘学生会会长的浅野学秀了。
以理事长的能力,大可以直接开除了上原梓,会暗中操控的就只有浅野学秀了。

【渚君你看,从主题贴发布到现在已经有十二个小时了,而有没有被删除,这说明什么?】
【…你是说,这是浅野同学干的?】
【而且理事长老师未必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对于这个事情,理事长他是默许的。

——————
【你知道为了椚丘的名誉我定不会留她?嗯?】

蛊惑忍心的低哑男音缓缓响起,男人一面用手扶住少年的腰一面狠狠的进入,为了防止呻吟声太大而捂住嘴的学秀显然有些招架不住了,甚至连回答的声音都染上了异样的色彩

【嗯…我只不过…只不过是替您找个让她离开的借口而已…】

【…父亲。】

——The End——

妈的我终于写完了!!?????????
会有番外!!!!
肉别急?!!!!

我填坑慢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