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水家的蛐蛐儿

热衷画画,想要看很多的书,喜好超级多,自尊心有点儿强。目前蹲在止鼬/鼬止坑,偏爱止水♡

[秀业]我能拒绝吗?

[业君,现在是上课时间。]

[你要干什么。]

伴随着杀老师话语的便是赤羽业的突然站起以及一声不响。

赤羽业两手插在灰色长裤的裤袋里微垂着头,不算迅速的朝着教室门口走去,在左脚刚踏出木制门框时,他偏过头,琥珀色的眸子转了转用眼角的余光看着教室里的人,唇角上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的同时露出有点尖的虎牙

[如你所见啊,我要旷课。]

——————————————————

晌午的太阳很大,林间跳跃着的金色的阳光带走冬天的凛冽,也带来了属于春天的温暖。

其实虽说是逃课,这个时候早已是接近放学的时间了。

离开E班后的赤羽业四下看了看,朝着主校舍走去。

一步一步的,小心而迟缓的走着。

——并不是不知道目标。

赤羽业停下来,不由得摸了摸口袋里已经包装好了的物品。

再往前一步就是A班的教室。所谓优等教师的声音在赤羽业听起来异常的尖锐刺耳。

——正是有了目标而犹豫。

停顿许久后,终又迈开步伐朝前走去。

他的动作很轻,他并不想让很多人知道自己正在这里,那会引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如果可以,他当然也想单独找[他]出来。

偏了偏头,赤羽业发现A班的那些家伙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了自己。不过这样也好,如此自己便可以慢慢的寻找目标了。

他转了转眸子,立刻捕捉到了那一抹独特的颜色。

他看见他正在认认真真的听课,夹着笔的右手白皙而又骨节分明,在听到重要之处时,他弯弯腰,持笔记录着什么,蝴蝶骨因为右臂的动作而有规律的律动,迫使衬衫鼓起一个漂亮的弧线。

深紫色的眸子偏了一下。

然后他发现了他。

赤羽业微昂着头抬起下巴维持着脸上的笑容不变,轻藐之态恰到好处的激怒了在教室里端坐的那个家伙

——浅野学秀。

看着对家隐忍着的姿态真的是舒服极了。赤羽业示意性的看了看走廊的另一头,又看了看其他人

——放学后学校后山处见。不要带其他人。

确认浅野理解自己的意思后的赤羽业转身就离开了。这个地方他根本不想多待。

浅野学秀赶到时,赤羽业正撕开一个看似礼物的包装盒,然后拿出里面只被一层锡箔纸包住的东西。

一股甜腻的味道。错不了的,巧克力。

浅野瞥见业手里的东西后颤颤眉露出一丝笑容

[哦?怎么?赤羽同学原来对巧克力这类女生喜欢的东西感兴趣吗?]

浅野以为业会反唇相讥,取而代之的却是手掌里突然多出的温暖。

浅野微垂眸看了业往自己手里塞的东西

[该不会是赤羽同学收到太多巧克力自己吃不完才拿来给我的吧?不过很抱歉。这种东西我不需要。]

但是,

出乎意料的寂静。

—TBC—
…暗搓搓发一下。完全写不出来的ooc系列。
没什么人看的话我就删掉修改再说。
这儿蛐蛐儿。

评论(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