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水家的蛐蛐儿

热衷画画,想要看很多的书,喜好超级多,自尊心有点儿强。目前蹲在止鼬/鼬止坑,偏爱止水♡

【峯秀】《牢笼》番外part1——3

Pait 1

隔着一张棕色办公桌,我看到了我们之间的差距

——真是不甘心啊,被这么个东西阻碍了。

Part 2

就在浅野学秀隔着父亲的办公桌将学生会的报告交上去的瞬间,他突然的,看到了自己与父亲间的距离——一张办公桌的宽度。

可事实却并不如此,学秀是与学峯最亲近的人,是堪称靠这位支配者最为近的人,可学秀却并不知道关于自己父亲的很多事情——他甚至不知道父亲的过去,不知道自己的父亲的教育理念的核心。

在文件被理事长握住时,学秀抬起头,用他好看的紫色眸子细细的看着眼前的父亲——这位最陌生的亲人。

细细碎碎的棕色发丝静静的垂着,没有半点散乱的痕迹;微微皱起的眉头总带给人严肃的气息;紫红色的瞳孔里带着猎人意味的尖锐;肤色因长期的熬夜而显得惨白;鼻梁高挺薄唇微抿,只是唇角那么勾了勾,就能将笑容渗入人心——在无数个日日夜夜,学秀总是被自己身上带着掠夺气息的父亲蛊惑。

可是,他们之间还是有着距离——即便只是一张普通的办公桌。

“想要...触碰父亲...”

带着这样的想法,鬼使神差的,学秀绕过了桌子,笔直的站在学峯的面前,他们之间的距离缩短了,的确缩短了。

当他看着父亲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时,不自觉的弯了弯眉,却没有笑出来。

右手,正被父亲紧紧地抓住。

Part 3

学秀是知道的,关于自己的情感,不论是对作为父亲的学峯还是作为教师的理事长的感情,学秀都明白的一清二楚:那种对父亲的憧憬从儿时开始便已扭曲,像是没有长好的小树苗,等到主人发现不对劲时只有两个选择

——只能全部留下,或者全部斩去。

浅野学秀有着王一样的骄傲,他骨子里的不屈指导了他的选择,而父子俩的相像度早已预示了两人这段禁忌恋的结局。
而现在,父亲就在那里。

“时机到了。”

他想着,便将手搭在父亲的肩上,俯身将唇瓣印在学峯微启的薄唇之上。

下一秒,他被自己的父亲压在办公桌上。

评论

热度(64)

  1. 姚梓睦止水家的蛐蛐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