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别青风

目前呆在hp坑,德哈德万岁!!!

【(伪?)峯秀/(伪?)秀业】【自戏向】萧墙之祸

#浅野学秀自戏#
#萧墙之祸——势力一:王立骑士团#
#杀了反叛军后再对付国王的浅野王子#
#伪秀业#
#伪峯秀#


当一向高昂的头颅被迫低下时,一个人的尊严便在自己掌间任由自己践踏,想要能自由呼吸,就只能服从支配者的命令。

“赤羽业。”

黑暗潮湿的牢笼之中,唯独那一抹红色鲜艳夺目,像极了血液的颜色。左脚前踏出一步,长筒靴鞋跟磕响地板发出声响突兀的打破了寂静,微抬起下巴自上而下的打量着面前之人

——反叛军赤羽业。

抿抿唇满意的看着那抹颜色被黑色长铁链锁住,即便是锻炼得当的身体也无法用蛮力挣脱镣铐。

抬起被繁重服饰束缚住的右手,食指拇指一并捏着人下巴逼迫人看向自己,作为阶下囚的人的明亮的琥珀色眼眸里,屈辱、不甘、愤懑…还有讥讽。

可由不得你。

现在,由我掌握全局。

钳住人下巴的手收回,而唇角的弧度却更为夸大,就着前踏的左脚屈膝蹲下,毫不在意衣服后摆因为自己的动作而与地面相互摩擦,压低嗓音幽幽的开口

“你是知道的,想要活着,就得听我的。”

“苟且一点没什么错,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用不快不慢语速不愠不火的说出自己的看法,抛出缀满诱惑的橄榄枝后突然直起身体,双手自然而然的背在身后,却微偏过脑袋用眼角的余光继续盯着人。

“赤羽业,你大可以放心,不久之后你的同伙,会与你会面的。”

“你知道你父亲背负了多少人命吗?!!”

积攒了许久的怒气在一瞬爆发出来,扯着嗓子吼出的话语如雷贯耳,一时间自己竟有些失神。将身体的重心下移用脚跟支撑身体转身回看对方,眯眸抿抿唇蹙起眉头,被对方使力咬紧牙关的表情挑起一丝愉悦,轻启薄唇厉声质问

“那么你呢,赤羽业?”

“王立骑士团的骑士有多是丧命于你之手?”

再次单膝跪地,只手卡住人咽喉拉进与人的距离,在人耳边轻声说出不为人知的事实

“别忘你的双手也沾满了无辜人的鲜血。”

“你可没资格这么说我父亲。”

不再留恋地牢的湿气而起身离开,在嗅到湿润土地的气息时昂首看向天空,聚集在一起的乌云预言着大雨的降临。是了,这场内战持续的时间已经够了,土地需要大雨的冲刷,国家需要人民的洗礼,而王位…需要一个新的主人。

父亲的做法我无法苟同,新的王朝必然需要热血铺路,而滥杀,则是灭亡的征兆。

这块土地怎可落入他人之手?

纵使父亲暴戾恣睢难得人心,可这疆土,却是实实在在的是“我们的”,没有一草一木被邻国占据,没有一分一毫被他人侵夺。

唇角微弯闭眸抬头,伸直双臂缓缓的朝前走去。

“王位,终将是我的。”

先是消灭反叛军,让分裂国家的人片甲不留。

接下来,就该您了

就由我亲手将您拉下王位,请放心,我会给你跪拜在我的脚下的机会,这将是您的荣幸

“My Majesty.”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觉得我吃枣药丸!!!!理事长会把我辞退吗hi哈哈哈哈哈哈hi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