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风

目前呆在hp坑,德哈德万岁!!!

#峯秀##背后注意!!#

设定是理事长有幻视幻听,误以为学秀亲了别的女生。

想了想还是把旧戏拿出来混更。

【(伪?)峯秀/(伪?)秀业】【自戏向】萧墙之祸

#浅野学秀自戏#
#萧墙之祸——势力一:王立骑士团#
#杀了反叛军后再对付国王的浅野王子#
#伪秀业#
#伪峯秀#


当一向高昂的头颅被迫低下时,一个人的尊严便在自己掌间任由自己践踏,想要能自由呼吸,就只能服从支配者的命令。

“赤羽业。”

黑暗潮湿的牢笼之中,唯独那一抹红色鲜艳夺目,像极了血液的颜色。左脚前踏出一步,长筒靴鞋跟磕响地板发出声响突兀的打破了寂静,微抬起下巴自上而下的打量着面前之人

——反叛军赤羽业。

抿抿唇满意的看着那抹颜色被黑色长铁链锁住,即便是锻炼得当的身体也无法用蛮力挣脱镣铐。

抬起被繁重服饰束缚住的右手,食指拇指一并捏着人下巴逼迫人看向自己,作为阶下囚的人的明亮的琥珀色眼眸里,屈辱、不甘、愤懑…还有讥讽。

可由不得你。

现在,由我掌握全局。

钳住人下巴的手收回,而唇角的弧度却更为夸大,就着前踏的左脚屈膝蹲下,毫不在意衣服后摆因为自己的动作而与地面相互摩擦,压低嗓音幽幽的开口

“你是知道的,想要活着,就得听我的。”

“苟且一点没什么错,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用不快不慢语速不愠不火的说出自己的看法,抛出缀满诱惑的橄榄枝后突然直起身体,双手自然而然的背在身后,却微偏过脑袋用眼角的余光继续盯着人。

“赤羽业,你大可以放心,不久之后你的同伙,会与你会面的。”

“你知道你父亲背负了多少人命吗?!!”

积攒了许久的怒气在一瞬爆发出来,扯着嗓子吼出的话语如雷贯耳,一时间自己竟有些失神。将身体的重心下移用脚跟支撑身体转身回看对方,眯眸抿抿唇蹙起眉头,被对方使力咬紧牙关的表情挑起一丝愉悦,轻启薄唇厉声质问

“那么你呢,赤羽业?”

“王立骑士团的骑士有多是丧命于你之手?”

再次单膝跪地,只手卡住人咽喉拉进与人的距离,在人耳边轻声说出不为人知的事实

“别忘你的双手也沾满了无辜人的鲜血。”

“你可没资格这么说我父亲。”

不再留恋地牢的湿气而起身离开,在嗅到湿润土地的气息时昂首看向天空,聚集在一起的乌云预言着大雨的降临。是了,这场内战持续的时间已经够了,土地需要大雨的冲刷,国家需要人民的洗礼,而王位…需要一个新的主人。

父亲的做法我无法苟同,新的王朝必然需要热血铺路,而滥杀,则是灭亡的征兆。

这块土地怎可落入他人之手?

纵使父亲暴戾恣睢难得人心,可这疆土,却是实实在在的是“我们的”,没有一草一木被邻国占据,没有一分一毫被他人侵夺。

唇角微弯闭眸抬头,伸直双臂缓缓的朝前走去。

“王位,终将是我的。”

先是消灭反叛军,让分裂国家的人片甲不留。

接下来,就该您了

就由我亲手将您拉下王位,请放心,我会给你跪拜在我的脚下的机会,这将是您的荣幸

“My Majesty.”

听说被吞了...我再发一次吧。不过我没有存文字的呀,只有长图文啦。

链接看评论?

【峯秀】《牢笼》番外part1——3

Pait 1

隔着一张棕色办公桌,我看到了我们之间的差距

——真是不甘心啊,被这么个东西阻碍了。

Part 2

就在浅野学秀隔着父亲的办公桌将学生会的报告交上去的瞬间,他突然的,看到了自己与父亲间的距离——一张办公桌的宽度。

可事实却并不如此,学秀是与学峯最亲近的人,是堪称靠这位支配者最为近的人,可学秀却并不知道关于自己父亲的很多事情——他甚至不知道父亲的过去,不知道自己的父亲的教育理念的核心。

在文件被理事长握住时,学秀抬起头,用他好看的紫色眸子细细的看着眼前的父亲——这位最陌生的亲人。

细细碎碎的棕色发丝静静的垂着,没有半点散乱的痕迹;微微皱起的眉头总带给人严肃的气息;紫红色的瞳孔里带着猎人意味的尖锐;肤色因长期的熬夜而显得惨白;鼻梁高挺薄唇微抿,只是唇角那么勾了勾,就能将笑容渗入人心——在无数个日日夜夜,学秀总是被自己身上带着掠夺气息的父亲蛊惑。

可是,他们之间还是有着距离——即便只是一张普通的办公桌。

“想要...触碰父亲...”

带着这样的想法,鬼使神差的,学秀绕过了桌子,笔直的站在学峯的面前,他们之间的距离缩短了,的确缩短了。

当他看着父亲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时,不自觉的弯了弯眉,却没有笑出来。

右手,正被父亲紧紧地抓住。

Part 3

学秀是知道的,关于自己的情感,不论是对作为父亲的学峯还是作为教师的理事长的感情,学秀都明白的一清二楚:那种对父亲的憧憬从儿时开始便已扭曲,像是没有长好的小树苗,等到主人发现不对劲时只有两个选择

——只能全部留下,或者全部斩去。

浅野学秀有着王一样的骄傲,他骨子里的不屈指导了他的选择,而父子俩的相像度早已预示了两人这段禁忌恋的结局。
而现在,父亲就在那里。

“时机到了。”

他想着,便将手搭在父亲的肩上,俯身将唇瓣印在学峯微启的薄唇之上。

下一秒,他被自己的父亲压在办公桌上。

【峯秀】牢笼(Part4

Part4

【啪。】
一叠厚重的资料被浅野学峯用不小的力度摔在桌子上,即便是带着公式化的笑容,声音中的怒意却是十分十分清晰的。

【上原老师,】
低哑的嗓音带有不可抗拒的力量,浅野学峯总是给人一种不得不服从他的压迫感。

【您能解释下,这份资料中的事实吗?】
面对脸色阴沉的浅野学峯,上原梓止不住的颤抖着,她没办法与这个男人抗衡。她,根本不具备这个资格。

没办法让物品自动认主人的话,那就干脆对竞争的人下手,这又不是竞技场,何来对与错之分?只要是不违背社会规则的手段,都是正确的方法。

办公室外,橙色发丝之下,紫色的眼眸中盛满愉悦,他勾起唇角,听到意料之中的话语后倚着墙壁,安静的等待败者的离席。

【吱呀——】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在学秀的注视下,作为败者的上原梓黯然离开,对着败军不着痕迹的讥讽一番后,学秀向办公室里的那个男人望去。

办公室得天独厚的位置总是使室内看起来很阴森,那个男人就这么隐藏在黑暗之中,紫红色双眸闪出狩猎者的光芒,每每都是学秀有种自己是猎物的错觉
——也许不是错觉呢?
学秀弯起眉眼露出笑容,然后缓缓走向那个男人。

一手曳住父亲的领带将人拉向自己,一手摁住人肩膀附身轻啄,当腰部被人的大手抚摸呼吸也有些凌乱的时候,他听见学峯发出一丝轻嘁声,结束了久违的亲热后他用舌尖扫过父亲的唇瓣,衔住下唇瓣的同时又幽幽的看着对方

【您是我的,只是我的。】

上午十二点,正是一天当中高温的开始时间,而椚丘中学此刻已经放学,校内静谧。然而四小时前,在清晨的铃声中,椚丘却是炸开了锅。

【诶诶?!你听说了吗?那个A班国文老师的事情!!】
【你是说那个主题贴?我昨晚看到了啊!】
【真没想到啊,上原老师曾经在酒吧打工的…】
【…服务生吗?】
【…不,是三陪女。】
【…】

【啊,到处都在说啊…】
渚捏着书包带子眼皮微微合拢无奈之极,而一旁的赤羽业悠哉悠哉的咬着吸管吸溜着,甜腻的草莓牛奶顺着食道滑入胃部,赤羽业满足的喟叹一番,将牛奶盒子扔进垃圾桶后,他两手插进裤袋闭眸昂首,用轻佻的声音不慌不忙的开口

【怎么看都是那个人干的吧。】
【啊??业君知道些什么吗?】
【比渚君知道的更多一些呢。怎么?想知道吗?那么接下来的一星期内,我的便当就交给渚君了。不说话我当你同意了哦?】
【…喂!】

椚丘中学的网站中,只有特定的人有管理校内论坛的权利,作为椚丘之父的理事长自然不在话下,另一位握有这种权利的则是作为椚丘学生会会长的浅野学秀了。
以理事长的能力,大可以直接开除了上原梓,会暗中操控的就只有浅野学秀了。

【渚君你看,从主题贴发布到现在已经有十二个小时了,而有没有被删除,这说明什么?】
【…你是说,这是浅野同学干的?】
【而且理事长老师未必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对于这个事情,理事长他是默许的。

——————
【你知道为了椚丘的名誉我定不会留她?嗯?】

蛊惑忍心的低哑男音缓缓响起,男人一面用手扶住少年的腰一面狠狠的进入,为了防止呻吟声太大而捂住嘴的学秀显然有些招架不住了,甚至连回答的声音都染上了异样的色彩

【嗯…我只不过…只不过是替您找个让她离开的借口而已…】

【…父亲。】

——The End——

妈的我终于写完了!!?????????
会有番外!!!!
肉别急?!!!!

我填坑慢极了…




【峯秀】牢笼 Part3


——父亲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学秀的班里,换了一位新的国文老师。且不说她教学能力如何,光是艳丽的外表就足以抓住A班学生的心。
当然,学秀除外。

对于上原老师的授课时露出的较好的身体曲线,课下辅导弯腰时微露的胸部,学秀一点都不感兴趣。在学秀看来,上原老师不过就是【一位能力平平长相平平身上永远一股刺鼻香味的老师】。

完全,没办法和父亲相比并论。

学秀不曾思考过为什么父亲会将上原老师调到A班来,自从对父亲表明心意后,他便不再有所顾忌,有所猜疑。

直到上原老师到来的一个星期之后,学秀才得到了答案

——一个他无法接受令他发狂的答案。

——父亲要再婚

——对方是上原梓。

哈?开什么玩笑?

学秀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滋味,妒忌,憎恶,猜疑,被占有欲填满了心脏的自己,此刻,拥有的更多的是无奈。

无奈自己留不住父亲。

他以为,那个傍晚以后,父亲便是承认了自己与父亲除了父子和师生之外的恋人关系,他不曾想过父亲会再婚的事情,那份强烈的支配欲不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决不允许。

在国文办公室前驻足片刻后,学秀突然将唇角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然后一手抱着资料,一手捂着嘴,肩膀的轻微颤动使笑容更为的渗人。食指从唇角擦过的同时,他伸出舌来舔舔唇瓣。

徒劳的无奈,根本就是弱者的行为,得不到的东西,就用各种手段来得到,不惜代价的去抢“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论是“父亲”,亦或是真正意义上的“东西”。
愚昧的蝼蚁,难道没人告诉过你们吗?

父亲他是我的


他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峯秀】牢笼。Part2

Part 2

新鲜的血液是一个学校不可或缺的部分,只是这血液,不只有学生而已,优秀的教师资源亦是不可缺少的资源。

毕业于美国知名的大学,后来因为“某种特别的原因”没能继续考研,相貌良好脾气和蔼婚姻状况为未婚。

似乎一切条件都是那么完美无缺啊,这个上原老师。

“那么今后请多指教了,上原老师。”

浅野学峯对着面前的年轻女人露出标准的笑容,手中人的资料则被放置在一旁,刚劲有力的双手搭成塔型放置于胸前嘴唇那一抹笑意正是恰到好处的蛊惑住人心——特别是异性。——比如他面前的这个女人。

微垂下眼睑,浅野学峯从上原的双手开始向上细细打量着她:细白的双手娇软至极,真可惜没有自家儿子握住原子笔时微凸的腕骨具有吸引力。向上是发育良好的女性身体,不用试也知道上原老师的腰身不会比学秀的更软,这种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弯腰的机会怕是少得可怜。暗自抿了抿唇不着痕迹的掩藏起眼中的烦躁,他此刻只觉得眼前所有的人都算不上什么,前提与学秀相比——即使这是事实。

“上原老师,你可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了。”浅野学峯从愣神中找回神智毫不意外的他从上原的眼中看到娇扶妩媚,潺潺溪水般的情绪从上原的双眸中泻出,那种暗示如此清晰明显他怎会不知,只是每每看到他人眼中的这种情绪,他总会想起不久前的那个傍晚,那个办公室里近乎疯狂的傍晚,他会想起学秀微启的唇瓣的颜色,会想起那个傍晚学秀身体的特有娇软和炽热,那具青涩的身体【】紧致温暖湿润,毫无顾忌的包裹住自己。

他当然不会忘记之后在回家的车上,学秀捂着嘴主动坐上来时那份无名的喜悦——一手捂着嘴防止叫出声来脸色潮【】红,一手勾着自己脖颈明明很舒服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的学秀,强忍着咽喉的呻【【】】吟,浅野学峯不是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乱【】伦,败坏道德伦【】理。这些词眼却不是什么大事,背负骂名什么的,浅野学峯一点都不在乎,只是学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不会让学秀的前途有负面的影响,他不会。

可是当他再次清醒时,他的右手早已扶住学秀的腰——帮着学秀的上下运动,他眯着眼细细的看着人,露骨的眼神像是要将学秀拆骨入腹般。

那份强烈的情感在身体内叫嚣,在快感中逐渐明了

是了。

他凑近喘【】息不止却不敢发出呻【】吟的人,喑沉沙哑的男音低低的,微不可闻到只有彼此才听的到。

是了,这份感情

——“我也,爱着你”

——“学秀”